君临诸天界

君临诸天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9:20:23

最新章节: “师傅,弟子之所以能够回来,多亏了君天道长相救,如果不是太玄道长,恐怕我早已死在了万蝠古窟。”陆雪琪适时插言道。“多谢道长。”水月大师闻言,对杨天好感大增,且极为严肃向杨天施礼道谢。陆雪琪是小竹峰这一代最杰出的弟子,水月大师一直对她寄以厚望,甚至连九天神兵天琊神剑都传给了她,可见陆雪琪在水月大师心

第三章 盗经成功

“空度大师,听说菩提院供奉的三尊菩萨很灵验,能否指引我去上柱香?”

杨天两人走在寺庙的道路上,本来正在闲聊的他,突然话头一转,说到了菩提院上面。

为了拉近双方的关系,杨天也算是违心了,连这么年轻的和尚,他也称其为大师,很有拍马屁的嫌疑。

“施主向佛之心虔诚,自无不可,请跟小僧来。”

空度和尚脸上带着笑容,唐风每到一座庙堂,就要留下一块碎银在功德箱中,这可是大主顾,一定要服侍好,说不定月底评定功绩的时候,他还能拿到一个好成绩。

“大师请!”

杨天没想到这么顺利,以至于有一瞬间愣神,好在他反应快,连忙伸手相请,让空度走前,这才让自己失神的瞬间,被掩饰了过去。

“太好了,说不定今天我就可以把易筋经拿出来了。”

杨天心中暗喜,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他的预料,他本以为菩提院就算不如少林寺藏经阁重要,至少也不是轻易能进去的地方吧?

他在提出前往菩提院的时候,就已经做好了被空度拒绝的准备,那知道,事情的发展居然这般顺利,空度居然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其实这是杨天小看了他那几两银子发挥出来的威力,空字辈的僧人,并不能出山行走江湖,一来他们武艺不到家,二来他们六根本就不净,如果在去行走江湖,滚滚红尘大世之下,他们就更加不可能六根清净了。

所以,他们的经济来源,主要来自寺庙,凭借他们的功绩所获取,而唐风这样出手豪爽的香客,正是他们功绩的主要来源。

言归正传。

杨天跟着空度穿过几座院舍,来到一株门前栽种着菩提树的院舍。

只见院舍匾额上写着“菩提院”三字。

“施主,菩提院到了。”空度回过身来,伸手相请。

杨天控制着心中的狂喜,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,与空度一起走进菩提院。

菩提院的位置稍显偏僻,很少有香客来到这里,而在殿内,有一个中年和尚正在打坐。

空度进来之后,与那中年僧人低语几句,随后就默立一旁,不在出声。

杨天看了他们一眼之后,就把目光放在了殿内,在菩提院前堂,有三尊佛像,对于佛教众佛,他并不熟悉,除了个别特别有名的之外,他看其它佛像,其实都差不多。

只不过他现在那还有心情看什么佛像,他现在已经来到了菩提院,在后殿就是那藏有易筋经的铜镜,他这心咚咚跳个不停,脑海中急速思考着,怎样才能拿到他想要的东西。

好在,杨天虽心中急切,但是他并不慌乱,先是熟练的拿起香烛,挨个给佛像上了一炷香。

随后他就往功德箱内放了一块碎银,口诵一声“阿弥陀佛”后,就往后殿而去。

佛教寺庙有个讲究,不止前殿供奉得有菩萨罗汉,后殿也有,唐风这般堂而皇之的往后殿而去,并不唐突。

杨天往后殿走去,中年和尚并没有动弹,还是盘膝坐在地上,敲着木鱼,嘴中默念着经文,只有空度见跟着他往后殿走去。

前殿与后殿,相隔十米不到,唐风一来到后殿,就见在佛像前,有一座屏风,屏风上装有一面极大的铜镜,铜镜擦得晶光净亮。

当然,最主要的是,在铜镜上铸有四句经偈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

“就是这个,我该怎么办,空度跟着我,我该怎么在他眼皮子底下解开经偈,拿到易筋经?”

杨天脑海中此刻急速转动,易筋经就在他的前方几步的地方,而他却不能上前去取,心中的急切,可想而知。

他此刻正是应了那句,世间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离死别,而是易筋经就在眼前,他却只能干看着。

虽然着急,但是杨天并没有打乱自己的节奏,还是老老实实的开始给三尊佛像挨个上香。

香上完了,轮到往功德箱投钱的时候,杨天还没想到什么妥善的办法,只得使出了屎遁大法。

“哎哟,空度大师,后殿可有茅厕,我这肚子不知为何,居然开始疼痛难忍。”杨天一手捂着肚子,嘴中一边痛苦的**道。

空度和尚一愣,随即就反应了过来,道:“有的,每座大殿都有,施主请跟我来。”

说着,空度就先行一步,替杨天引路而去。

杨天现在就在铜镜面前,空度每走一步,他这心就跳动一下,直到空度走到后殿快要转角处,他就知道,自己不能等了,机会只有一次,是成是败,就看这几秒钟时间了。

只见杨天使出了平生最快的速度,在铜镜上那四句经偈上翻动起来。

“一、梦、如、是。”

这个四个字,就是解开经偈机关的密语,虽然四句经偈上有三个如字,但是本就只有四句经偈,该选择那一个如字,杨天自然一清二楚。

四个字一掀开,铜镜上打开一个洞口,杨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把里面的东西快速抓出来放入怀中,然后在下一秒,又把铜镜闭合开去。

成功盗经成攻,杨天也不想在此多过停留,略微收拾一下便走了出去。

“阿弥陀佛,空度大师,此番天色已晚,小子也不便在此久留了,就此告辞吧”,杨天执了个佛礼向空度说道,然则内心慌得一批。

“既然天色已晚,施主何不在次休息一晚,明早在赶路。”

听闻此言杨天心中暗骂一句妈卖批,随即笑到:“那就多谢大师美意了。”

“施主不必多谢,还请随我来厢房。”随即空度便开始走在前面为杨天带路。

杨天缓步跟在身后,心中却在盘算着该如何跑路,“看样子只有今晚在想办法出去了。”杨天如是想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