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临诸天界

君临诸天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9:20:23

最新章节: “师傅,弟子之所以能够回来,多亏了君天道长相救,如果不是太玄道长,恐怕我早已死在了万蝠古窟。”陆雪琪适时插言道。“多谢道长。”水月大师闻言,对杨天好感大增,且极为严肃向杨天施礼道谢。陆雪琪是小竹峰这一代最杰出的弟子,水月大师一直对她寄以厚望,甚至连九天神兵天琊神剑都传给了她,可见陆雪琪在水月大师心

第四章 出少林,深山苦修

傍晚十分,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从一间房间里推门而出,这道身影正是准备开溜的杨天。

“成败在此一举,等老子逃出去以后神功大成,到时也不用这般偷偷摸摸行事了。”杨天心中如此想到,对实力的渴望愈发强烈。

眼看修炼之路就在眼下,当下杨天也顾不得他想,连忙趁着夜色向少林寺出口赶去,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山门前,守门的正是白天那两个小沙弥,望着少林寺那三四米围墙,杨天一咬牙便开始双脚并用的攀爬了起来,靠着鸿蒙神体的变态性,硬是让他这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给翻了过去。

乘着夜色,顺着石阶,不快不慢的走了下去。

眼见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,他杨天心中被喜悦充斥,。

————-

“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,怎么爱你都不嫌多。”

在登封城的大道上,有一俊秀青年,留着一头短发,身穿廉价长袍,手中拿着一个包裹,此刻正欢快的走大道上,在他嘴中哼着别人听懂的曲调,脸上的兴奋之情,溢于言表。

这青年正是离开了少林寺的杨天。

从少林寺到登封城,总共十几里路,这一路上,杨天那是走一路哼一路,能表达喜悦的歌曲,都被他给哼唱了一遍,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心情如何。

按理说,杨天刚偷了易筋经,此刻应该找个地方苟着修炼才是,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,而是这般明目张胆的来到了登封城招摇。

其实杨天也想找个偏僻的地方,认真修炼易筋经,只不过他现在又没有辟谷,还是肉身凡胎,就算是修炼也要吃饭啊。

所以他来登封城,其实是为了采购一些干粮,然后在找地方苟起来。

出了登封城后,杨天对直往深山老林钻,走了大概七八里路后,他在一座山谷前停了下来。

山谷的位置很好,三面环山,非常隐蔽,而在谷中还有一条小溪。

这个山谷,是杨天寻找了不少时间才选中的,这里山清水秀不说,最主要的是隐蔽,作为他练功的场所,简直是不二之选。

来到山谷中早已物色好的一个山洞,杨天把包裹放在山洞中,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来。

易筋经的练习,与传统意义上的打坐很有明显的区别,因为习练易筋经,需要习练者,摆出各种招式,迁经引脉,淬炼筋骨,所以传统意义上的打坐运功,并不适合习练易筋经。

杨天在山谷中选了一个平坦的地势后,两腿开立,头端平,目视前方,口微微闭合,调整着自己的呼吸。

这是易筋经的起手式,让习练者,把自身调整到最佳状态。

杨天保持这个姿势,站立良久后,随后就见他动了起来,两臂曲肘,徐徐平举至胸前成抱球势,屈腕立掌,指头向上,掌心相对。

易筋经的内功心法非常完整,初学者就算不能完全领悟,只要能运转一个小周天,也可以得到极大的成长。

但是杨天就不一样了,他百脉俱通,修为突破只要能量积累足够就行了,毫无瓶颈可言,他只要把易筋经的内功心法,完全走一遍,这就相当于运行了一个大周天,周身灵气便往身体里钻,填充全身经脉。

“这易筋经不愧是天龙第一绝世武学,一遍运行下来,让我气血沸腾,连内力都产生了。”

半响后,杨天只感觉全身筋骨都在震颤,一小股的内力在体内流转,那种肉眼可见的成长速度,太不可思议了。

其实杨天有所不知,他只是习练一遍就产生了内力,固然与易筋经的逆天离不开,但是这大部分的原因还是要归功于鸿蒙神体,他已经百脉俱通,他这一圈运转下来,完美的运行了一个大周天,这可不比小周天运行,能产生内力,也不足为奇。

有了这般喜人的成长,杨天当然不会就此罢手,当即忘我的修炼起易筋经来。

一遍又一遍,每一次大周天的运行,就会在体内产生一丝新的内力。

半月之后,无名山谷。

“嘿哈!”

只见杨天光着膀子,正顶着烈日,在山谷中腾跃,挥拳,每次挥拳周围便是一阵飞沙走石,拳风吹的周围草木一阵摇摆。

半个月时间,让杨天变黑了许多,身上的肌肤也变成了古铜之色,最主要的是,他身体变得魁梧了很多,与半月前相比起来,不看脸的话,完全是两个人。

半个月的习练,让拥有鸿蒙神体的杨天修炼之途畅通无阻,已然达到江湖武林传说中的先天之境。

天龙八部里的修炼体系从低到高分为:不入流,三流高手,二流高手,一流高手,绝顶高手,以及传说中的先天境界。其中先天之前皆是后天之境,三流对应后天初期,二流对应中期,一流对应后期,绝顶应该就对应巅峰。

按照杨天估计,少林寺的扫地僧能释放出三尺气墙应该就是先天高手。杨天此刻已经位列天龙世界绝顶之列。

杨天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,停了下来。

半个月时间,他除了修行易筋经,还从七十二绝技之中,找了几门用得上的绝技习练,毕竟他有了内力,却没有武功可以施展,处境岂不是很尴尬?

所以他就从七十二绝技之中,找出了轻身术,金钟罩铁布衫以及鹰爪手习练。

他选的这几门绝技可谓是用心良苦,有逃命追敌之用的轻身术,防御自身的金钟罩铁布衫,以及攻击敌人的鹰爪手。

“算了,还是收拾收拾出山吧,我记得接下来便是丐帮大会,还有一个珍珑棋局,

————

江南,苏州。

在苏州城外十几里处,一队人押送着两车药材,正在缓缓前行。

押送镖车的是十几个身穿黑袍,带着斗笠,看不清面容的人。

“停!”

他们走到一座树林中,一群黑衣人中走出一人,手一挥,制止了镖车继续前行。

而在他身后的黑衣人,一个个如临大敌,手中武器纷纷拔了出来,防备着什么。

“阁下是谁,挡住我等去路所谓何事?”领头的黑衣人看着前方低声喝问道。

只见在其前方,有一人拦路,此人怀中抱剑,带着斗笠,看不清面容,经过处理的声音传出,道:“留下镖车,我可以放你们离开。”

“大胆,你要劫镖?”

拦路之人的话语,让得场中的气氛顿时张弓拔弩,领头的黑衣人更是拔出了手中大刀,斜指着对面。

“我数到三,如果你们还不离开,别怪我心狠手辣。”

拦路之人声音冰冷,手中长剑一跳,已经出鞘。

“找死,给我杀!”

领头的黑衣人一挥手中长刀,充满杀气的下令。

“既然你们不走,那就死吧!”

拦路之人,手中长剑一挑,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,顿时间一个黑衣人丧命。

随后就见拦路之人手中长剑连连挥动,每一剑下去,必有一人死去。

他的剑法非常华丽,也非常狠毒,招招都是致命一击,完全没有留手的意思。

“住手,你可知道这两车药材是谁的东西?”

眼见一交手己方就死去了七八人,领头的黑衣人心中顿感不妙,对方的实力很明显出乎了他的预料。

“管你是谁的东西,拿命来吧。”

拦路之人并不理会,依然出手,杀戮着黑衣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