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临诸天界

君临诸天界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09:20:23

最新章节: “师傅,弟子之所以能够回来,多亏了君天道长相救,如果不是太玄道长,恐怕我早已死在了万蝠古窟。”陆雪琪适时插言道。“多谢道长。”水月大师闻言,对杨天好感大增,且极为严肃向杨天施礼道谢。陆雪琪是小竹峰这一代最杰出的弟子,水月大师一直对她寄以厚望,甚至连九天神兵天琊神剑都传给了她,可见陆雪琪在水月大师心

第八十九章 生死关头,逃离古剑!

即便现在是青天白日,烈阳高照,杨天也感受到几分阴凉的气息。

“咔嚓——”

正所谓艺高人胆大,杨天直接推开宅院大门,抬步朝里面行去。

山庄内十分寂静,里面早已没有人居住,院里长满了灌木杂草,树木枝叶繁茂,把阳光遮挡在外面,余下一点点斑驳光影。

从宅院各种布局来看,这宅子倒也有几分气派,可见当年自闲山庄在修行界还是有一定的地位财力。

当杨天走进宅院客厅,顿时一股冷风呼啸而来,带着满满的森冷寒意,吹得人身心发颤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

一阵莫名的呜啼声响起,杨天猛然转身一看。

只见他身后漆黑的地板上,竟是冒出一团幽幽的绿光,浓雾弥漫而出,在绿光照耀下显得极为阴森。

“哼!胆子倒是挺大。”

杨天忽然冷哼一声,他好歹也是婴变期修士,一个区区鬼魂竟敢冒犯他。

一道剑芒迸射而出,射向那只鬼魂!

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,鬼魂被剑气轰碎,魂飞魄散。

灭杀那只鬼魂后,杨天灵识外放,准备寻找女鬼叶沉香。

叶沉香本是自闲山庄的大小姐,身为江湖儿女,性格直爽,不拘小节,同时也是娇蛮小姐。

自从遇到晋磊后,对他一往情深,甚至为了他收敛脾气,变得含羞带怯。

而在遭逢情变,含怨身死之后,最炽烈的爱也随之化为最彻骨的恨,多年来化作厉鬼一直徘徊在自闲山庄。

杨天之所以找她,便是因为玉衡碎片就在她的身上。

“不好!”

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一股阴风靠近,杨天下意识身形挪移躲避。

“臭道士,倒是蛮警惕的嘛。”

一道阴森的声音回荡,紧接着无尽黑气冒出,瞬息间弥漫整个残破的客厅。

黑雾渐渐凝实,最终形成一个身高近两米的身影,那身影释放出的气息极为强横,气势竟不比合体修士差。

“千年鬼王!”

冯睿心中暗暗叫苦,古剑位面的鬼王可是非常强横的,实力甚比炼虚期修士。

冯睿现在只是婴变初期,上面还有化神期,然后才是合体、渡劫,大乘。

即便他变成火凤之身,也只是相当于化神期,就算南明离火克制阴邪,恐怕也不是眼前这只鬼王的对手。

“走!”

杨天没有丝毫犹豫,转身便朝山庄外逃去。

同时心中不断暗骂,要知道原著中可没交代过,自闲山庄还有一只千年鬼王,要是早知道打死他也不敢来。

“想走?”

随着鬼王的话落音,杨天四周的场景瞬息变幻,转眼间杨天发现自己来到一片血海上。

血海无边无际,充斥着无尽地阴森气息,海面上漂浮着无数残破肢体,阵阵腥风闻之令人欲呕,加上耳边时不时传来,一声声若有若无地沉闷魔啸,简直就像是来到阿鼻地狱一样。

杨天知道这都只是幻象,虽然一切都非常真实。

“破!”

杨天狠狠咬了一下舌尖,想要破除幻境,可惜等待了片刻,四周场景依旧没有变化。

而就在这时,鬼王的身影再次出现,悬浮在杨天对面数百米外,彷如与整片血海融为一体。

“臭道士,胆子倒是不小,竟敢一个人擅闯山庄……”

“太虚剑!”

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。

杨天可没心情和鬼王瞎扯,在鬼王现身的一瞬间,全身法力汇于一体,凝成一道巨大剑影,剑影仿似打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,瞬间出现在鬼王身前。

“找死!“

鬼王周身黑雾缠绕,黑光不断涌动,一股摄人心叵的威势席卷天地。

鬼王双眼散发着幽暗黑光,巨大剑影还未靠近鬼王,便被两道幽光击中支离破碎。

“噗!”

两道幽光轰碎剑影后,威势不减朝杨天射去。

幽光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杨天根本就没有时间躲闪,胸膛瞬间被击穿,身影倒飞出去的同时,嘴中也喷出一口鲜血。

两者之间差距太大了,实力根本就是一个天一个地,即便杨天施展出太虚剑,依旧被鬼王一招击败重伤。

“不好!”

身受重伤后,杨天直接沟通鸿蒙珠,也不管是什么位面,直接穿梭了过去,因为之前杨天破坏了一些剧情到是让鸿蒙珠能量足够穿越一次了。

当穿梭位面后,杨天再也坚持不住,直接昏迷了过去。

天高气爽,万里无云。

宽敞的官道上,远处渐有一辆马车行驶而来,马车装饰算不上奢华,仅是比普通马车略微大了些。

“停车!”

然而就在这时,马车内突然传出一个婉转清脆的声音。

“吁!”

车夫闻言拉了一下马绳,马车便安稳地停住了。

在马车停住后,一个颜瞬如花容貌惊人,一身绿衣活泼灵动的少女,从马车内走了下来。

在少女下车后,车内又走下一女子,紧跟在少女身后。

“幽姨,您看,前面地上躺着一个人。”

“不要过去。”

相比心思单纯的少女,被称呼为幽姨的女子,则要小心谨慎的多了。

在充满尔诈我虞的修行界,粗心大意的人可活不长久。

“幽姨,看他怪可怜的,我们救救他吧!”

“你待在原地,我过去看看。”

被称呼为幽姨的女子,看上去年龄也不大,身着水蓝色的衣饰,上镶有繁复华美的金色花纹,身材高挑纤细,一头青丝挽成高高的美人髻,只可惜脸上带着黑纱,使人看不清她的容貌。

当走近后,幽姨才发现躺在地上的人,竟然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少年。

少年看上去十六七岁左右,光洁白皙的脸庞,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,加上额头上那一枚神秘的凤凰图纹,使得少年整个人看起来,无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。

只不过此时的少年,躺在地上昏迷不醒,脸色苍白无血色,嘴角边还挂着一丝血迹,看样子应该是身受重伤才导致昏迷。

“也罢,算这孩子运气好……”

幽姨心中叹息了一声,步行至少年身旁蹲下,抱起少年后转身朝马车走去。

见幽姨抱着少年回来,绿衣少女连忙迎了上来。

“幽姨,他怎么了?”

“不知被何人所伤,脉搏微弱,气息不稳,也不知他能不能坚持下来。”

幽姨把少年放在马车上,又取出一块手绢,为少年擦拭着嘴角边的血迹。

少女沉吟了片刻,似乎心有不忍,最后取出了一枚丹药。

“幽姨,我这里有一枚爹爹给的疗伤丹,你给他吃了吧!”